顶盛体育d3
318国道上的父与子 骑行千里欲进藏

318国道上的父与子 骑行千里欲进藏

318国道上的父与子 骑行千里欲进藏

封面新闻记者 赵紫萱

川西高原上,远方袅袅云朵深藏在雪山之颠,阳光下寺庙金塔的光芒普照四方,肥沃的草原上牛羊成群。王耘和他12岁的儿子安仔,骑上自行车,踏上了“中国人的景观大道”——318国道。

当记者开始想要对话这对骑着自行车从成都的家里出发,想要直捣西藏的父子俩时,他们突然传来消息:王耘的腿部拉伤,正在当地医院治疗。“我受伤了,安仔也担心,但我觉得他的高兴多过担心,因为终于可以休息了。”王耘告诉记者。

也趁着疗伤的空档,王耘向记者讲述了他和儿子这段正在进行的骑行旅程。

在王耘的计划中,他们父子俩将用35天的时间到达拉萨。“这次为孩子尽可能多准备东西,给孩子的睡衣睡裤都带上了。”对于有过一次骑行进藏经验的王耘来说,这次要更多的考虑到12岁的安仔,于是他尽量增加自己的负重,带给孩子骑行路上更好的体验。

除了添置物品,一到周末,王耘还会带着安仔去征服高山,当作提前演练,让安仔感受上山时的痛苦,也享受下山时的满足。

历时两个月,在方方面面都考虑准备恰当后,6月9日,父子俩从成都出发,一路向西。

川藏线从成都开始,到拉萨共2000多千米,一路是川西大美的风景。冰川、湖泊、草原、峡谷、民居,他们要翻越十余座4000米的大山,跨越金沙江等三条大江,在大地和云端不停切换,奇美和奇险并存。

12岁的安仔骑着他24圈的自行车,跟在父亲的大自行车后追赶着,从白天到黑夜,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骑行,好像远远的没有尽头。

在路上,安仔买了一个带着头盔的小黄鸭,挂在他的自行车上一路陪伴着他。小安仔很喜欢动物,每次遇到小动物他都会停下车来观看。“他最喜欢土拨鼠,看见土拨鼠就兴奋得不行。”王耘说。安仔对于这个世界是好奇的,从偶遇野生的猴子到观察路边的小藏猪,从第一次获得洁白的哈达到和藏民的孩子一起摘野草,这是安仔从未体验过的生活,是他从未触及过的风土人情。

提起旅途趣事,王耘哈哈大笑道:“有一次安仔摔了一跤,水壶摔到了牛粪里。”安仔看着水壶问到:“爸爸,水壶还要吗?”王耘回头道:“当然要!”于是安仔乖乖地从牛粪中捡起水壶,又回到了路上。

或许正因为这段旅程很苦,所以路上的每一个温馨互动都会变得格外的甜。

即便是看过辽阔的草原,住过独特的藏寨民居,但14天日复一日高强度运动,加之日晒雨淋,小安仔也会有自己的情绪。

“休息时经常不想说话,我们就坐着,咕嘟咕嘟喝着自己水瓶的水。”四目相顾无言,只剩疲惫。两个人长时间的单独相处难免有矛盾,孩子会因为饮食因为各种琐碎小事而大开战火,但王耘都不责怪安仔,因为路途太过艰难,这只是一个孩子的正常发泄。

川西高原地形复杂,天气阴晴不定,早晚温差极大,这是王耘父子俩面对的最直接的困难。“每天暴晒,遇到过雷电,也遇到过下冰雹。”王耘说,在相克宗到红龙乡的这段路,是最惊险的。

相克宗到红龙乡,父子俩足足骑行了14个小时。他们早上8点半出发,晚上11点半才到。王耘说,那段路必须迈过几个垭口,横风大,这给他们父子的骑行安全造成了威胁。与此同时,路途中又遇到了几次冰雹与雷雨天气,突然的天气变化让父子俩顿时成了落汤螃蟹,陷在雨里拧都拧不干。

不管是变化的极端天气,还是安仔口中“肾结石都要抖出来了”的路况,抑或是路遇凶神恶煞的野狗群,王耘都会时刻告诉孩子:“爸爸在,爸爸会保护你。”简单的一句话,就是对安仔最大的抚慰。

不知不觉,父子俩已经行进了千里,在为腿伤休整了一天后,他们又开始了这场负重旅行。风云流转,虔诚的信徒终见雪山,坚韧的人终会达到目的地。父子俩的进藏路途虽遥远艰辛,但既然选择了远方,他们也会不断前行。